木屋别墅| 木门木窗| 木质景观| 加入收藏

网站建设
联系我们

满洲里古建筑--木刻楞

发布于:2014-09-18 14:57来源:重木园林景观 作者:网络 点击:
   “木刻楞”的建筑样式各异,倘若究其根源,虽说是属于俄中合璧的“折衷主义”范畴,但大多还是以俄式建筑的装饰风格为主导核心。随着历史的演变,“木刻愣”建筑物的平均寿命已近百岁,开始步入晚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满洲里头道街的木刻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木刻楞标示牌
     “木刻楞”是以木质结构为突出特征的俄式建筑小品。其总体轮廓及隔断等结构始终使用原木或板材,石砌基础,铁皮瓦坡顶。其建筑形态与我国林区传统的“叠罗原木”屋相似,其结构方式特别是装饰风格仿照俄式但也不尽相同,与俄崇尚的“拜占廷”式建筑的风格相距甚远。我国的“木刻楞”更多的是借鉴或移植俄式建筑样式及装饰经验,而逐步形成与当地民俗及生活习惯相融通的现存艺术风格,故在建筑学上将其归属为俄风建筑。这批在多雪强风的高寒地区,营造出顺应气候特点的实用建筑,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特定历史条件下,适宜北方气候环境,具备冬暖夏凉的实用需求条件,又颇具艺术美感的优秀建筑群体。
     1、木刻楞的分布区域:“木刻楞”的产生同“东清铁路”的修筑及延伸极为相关,是俄在华筑路范围内的产物。最初,沙俄为了宗教仪式和生活的需求,移植了“木刻楞”的建筑样式,并且随着修筑铁路的延伸,这种建筑样式也随着地域的不同而相应改变,与我国的建筑方式互相融合、嫁接,产生了现存的“木刻愣”。我国境内的“木刻楞”建筑群主要分布且集中在内蒙古的满洲里、额尔古纳右旗,并在扎赉诺尔、海拉尔、博克图等铁路沿线两侧均有分布。此外,在哈尔滨及沈阳等地也见其零散建筑物残留。统览各地“木刻楞”建筑,虽体量、制式和装饰特点大同小异,但不难发现其建筑年代最早,结构制式规范且保留完整的典型标本,大多集中在满洲里一带,故以此为代表剖析“木刻楞”更具说服力。
     2、木刻愣的移植年代:据考证我国的满洲里地区,可见1903年竣工的谢拉菲姆教堂,是有案可稽的最早的相似建筑,其建筑主体(教堂)移植于本土,而尖顶钟楼则为“木刻楞”的初始状态,既是那种稚拙的与当地“叠罗圆木屋”地建造方式并无本质区别的建筑物。其教堂后的集束状态的原木结构的塔式钟楼,与主体教堂建筑的装饰技艺相差悬殊,是一种规范的教堂建筑与“叠罗圆木”的实用技术和“木刻楞”建筑开始嫁接的典型说明;此外,1905年依诺根替耶夫教堂(喇嘛台)的塔楼,就回避了前者的粗陋和失败,将俄式建筑中继承并效法的“拜占廷”建筑并趋向西化的标志——葱头式穹隆,干脆嫁接到该教堂的塔楼顶上,然而,其主体建筑简陋的“木刻楞”式,仍为未成规范化的初始状态。
      3、木刻愣的嫁接背景:在我国近代史上,虽然沙俄也曾多次入侵我国,但较大规模的入境,还是始于修筑“东清铁路”之后。自1900年俄军焚毁中国边防卡伦后,大批俄国商人首次越境到满洲里地区开始掠夺自然资源。鉴于清朝政府的腐败无能,沙俄开始逐渐向我国境内非法移民。三年后,随着两座东正教教堂的耸立,沙俄开始了在我国所强占的当地建筑“木刻楞”,从此揭开了这种建筑样式探索的序幕并日趋逐渐完善。大概从1903年始到日俄战争中俄国败退前,是“木刻楞”这种建筑样式进入我国的初始阶段;自从1905年的《朴茨茅斯合约》签定后,沙俄被迫将我国北方铁路的统辖权让给日本,因受其影响“木刻楞”的建筑也随之进入低谷;然而,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加之1917年苏俄“十月革命”的影响,白俄贵族因害怕苏联革命而再次涌入我国境内,非法移民的高峰期导致满洲里人口总数中,沙俄的人口就占到了88%,成为沙俄非法入境的第二次高峰。当然这些人留驻也需要建筑物,因此,“木刻楞”的建造潮流也随之再次到来;到了1924年的《奉俄协定》签定后,可谓是苏俄第三次掀起地入境高潮,“木刻楞”的建筑也随之人流增减的反应而相应变化,不过建筑的热潮已经是强弩之末,接近尾声。
     4、木刻愣的演变和异化:“木刻愣”的发展在我国境内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,可视为其演变和异化的过程。首先是其初始状态,是那种与当地林区的“叠罗圆木屋”的建造技法并无本质区别的建筑样式。施工时往往利用原始的圆木段,叠罗垒加而成。像谢拉菲姆教堂的塔楼就是例证;其次是其规范状态,是那种从本土移植而来的标准的“木刻愣”建筑模式。这样的“木刻楞”无论从建筑样式,还是装饰风格,都是俄罗斯民间建筑的典型样式,像有些实力雄厚的商人住宅和谢拉菲姆教堂的主体建筑,就是这类建筑样式的很好说明;再次是其异化状态,既是那种规范的俄风建筑样式与当地传统营造技法,相互借鉴后产生的新的“木刻愣”小品。这些“木刻愣”的特点是随着各地的营造条件和施工者的喜好而取舍。诸如像哈尔滨江北的“木刻愣”就有二层以上的楼阁式样,并且,其墙壁也涂抹白灰装饰立面;而沈阳铁路车站西侧的“木刻愣”又与其它地区的建筑模式不尽相同,特别是在其装饰形式上已经趋向简洁,从常见的“分隔式”向“块组式”靠近。尤其是沈阳俄国领事馆的“木刻愣”,甚至使用砖墙仿木结构,但其建筑的意匠和设计理念,仍然是“木刻愣”的建筑样式。

     简而言之,“木刻楞”的建筑样式大体上经历了由简到繁,由初始到规范,由北向南过渡的发展进程。其中,概受建筑材料和气候条件的制约而导致建筑样式的差异。然而,其使用功能也仅仅局限于公共设施,且以住宅为主。其平面分布,虽然体量多变但制式标准统一,罕见其他用途。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北方各地分布的“木刻楞”,其建筑年代大致确定为20世纪初期。
 
 

tag标签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木屋咨询:
木门窗咨询:
生产部:
销售部:
售后服务: